活動名稱:奇萊北壁賞月行(孟書)
時間:2006/10/6-8
人員:曾尉傑(領隊) 黃冠傑 蔡文馨 張宇帆 盧奕榮 王柏凱 古大可 吳孟書
10/6 天氣 晴空萬里 陡上屏風山
凌晨四點多,車子抵達大禹嶺屏風山登山口,外面的氣溫很寒,在車內啃完麵包,
便下車適應溫度,只見晶瑩耀眼的月亮低垂及台北城看不見的滿天繁星。
喝完熱咖啡,身體暖和不少,帶起頭燈準備摸早黑,五點多進入屏風山登山口,
沿著山徑陡下,不久就到了塔次基里溪底,收起頭燈,路上崩壁不斷,但不難走,
感覺像是暖身操,約兩個小時後到了鐵線吊橋,現在已經是新做的木製吊橋,
但一旁仍有鐵線,十點多到第四支流午餐,也就是最後水源處,今天輕鬆的時光就此告別了,
此後是背水暨無敵陡上直至屏風山稜線營地,這樣的陡上讓我想到塔山的路,
但相較起來,屏風山這段傳統的百岳路線,還是比較好走些,路比較乾淨。
離開山林太久,今天的行程真讓人從頭徹底的酸到尾,
腦海中又開始浮現同樣的問題,我為什麼又來爬山了?
真搞不懂,每當我在想這個問題的時候,就表示我差不多瀕臨掛點的狀態了,為什麼要爬山呢?
我想人在生命當中,總有一些可以讓自己眷戀的事物,讓自己著迷的事物,
且讓自己勇於追求、敢於追求,不惜代價尋找的東西,我想我在山林裡找到了答案,
每每一陣子,我總好像聽見了曠野的召喚,山林的呼喊,那曾經觸動我心靈的感動,
登山對我來說,是一種無法割捨的情感,登頂似乎不是那麼的重要,過程才是令人留戀的,
喜歡將自己放逐,放置在這樣一個單純的山徑中,與大自然為伍,
爬山中困苦的生活更能深刻的體驗人生,放淡自己對物質的追求,
下山後,往往一瓶小小的可樂,就能帶給我極大的滿足,人生不就是這樣嗎?
細細的品嘗、深刻的體會....思緒到此結束。但無敵陡上卻尚未結束。
終於在三點多抵達營地,好感動啊!
月亮在奇萊東稜的上方漸漸升起,佐久間像饅頭般圓圓的山頭煞是可愛,
雲海還未消散,像是置身在人間仙境,虛無飄渺,美極啦!在箭竹叢中躺了一會兒,偷得浮生半日閒。

10/7 天氣 晴空萬里 屏風南峰找路 奇萊北壁過地形
今天是有驚無險的一天,感謝宇帆,雙傑開路先鋒,在遇斷稜處,
冠傑在箭竹陡下的地方架了主繩讓大家安全度過,離開主繩後,我便開始雙手緊拉箭竹,
一路溜滑梯,跟隨前人的身影,如影隨形,途中一處碎石坡上稜,頗滑,剛開始靠右側有植物可攀,
最後兩步竟就這樣給他滑落了下來,在此冠傑有被我嚇到,宇帆連忙拋傘帶搭救,上稜後不久,
發現尉傑竟從稜上冒出,不知他是怎麼過來的?早上先鋒沒有花太多時間在找路上,
大家在十一點半就到達營地,此時尉傑親自出馬探路去,因為這營地沒有太大值得留戀的,
午餐完,殺了四顆柳丁後,決定往後推行程,使得精彩的一天提前的來到。
過最大困難處前,有一平台,但別站在此處休息,因為那平台是危險的落石區,
最好再往前方處等待以避開落石,在下方逗留時,我看見一顆不小的落石打重一個社會隊的帽緣,
大家當場為他捏一把冷汗,就只差那麼一點點,妙的是他很帥氣的用手接住那顆落石,
也就在那一剎那,大家同時鬆了一口氣,真是有驚無險的一刻。
該來的還是要來,在過最大困難處時,我卡在中間,上不去、下不來,不間斷的落石滾滾而下,
還好在方寸站立處,把頭埋在石縫裡,可暫避落石,在此我無意踢下足以毀人性命的大顆落石,
也就是宇帆抓到超大顆會移動的手點,又非常努力的把它推回去塞緊,還好老天保佑,虛驚一場,
原本在下方落石區的人已移駕他處… orz。
在40M主繩處我下了背包用吊的,宇帆不斷的精神喊話,
要我不要緊張、不要緊張、雙手抓緊、不要鬆手。。。
隨即來到北壁最神秘的地形:神奇的山洞、煙囪地形,比較窄,要下背包才能通行,
後來的路皆緩上碎石,不難走,但走起來卻異常的疲累,
此時西方是夕陽西下,火紅的太陽,沉落在一片雲海中,
東方卻悄悄放映著月亮東升的美景,天空呈現粉紅與藍的交互輝映,如同顏料一般,灑滿東方天際。
陰與陽,互與爭風,各有千秋。最後經過一番很密又刺的圓柏叢後,
眼前一陣開闊,柳暗花明又一村,廣大的草原映入眼簾,紮營了,今夜風大,月光很美。


10/8 天氣 晴空萬里 睡到自然醒 回城
北壁中最困難的地形已過,這次真的很謝謝大家的互相照應,我才能順利安全的走過,
感謝奕榮收留了我的羽毛衣,讓我到營地不被冷到,三天40L的背包,確實有點小。
感謝文馨用專業的攝影為大家寫下詳細的日記;感謝大可的超級防曬乳、柏凱提供的茶葉和宵夜;
感謝宇帆危急拋傘帶的搭救,抱歉有嚇到冠傑;感謝雙傑和宇帆來回不停的背背包、吊背包;
最後感謝優秀的領隊熱情邀約,讓大家齊聚一堂北壁賞月行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猛鐵 阿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