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男子公開組冠軍~~淡江大學OB隊」的聲音從大會司儀的口中說出的時候, 我們還有驚訝了一下,真的是我們耶!
真的是太意外了!上台從大會的主辦人手中接過我們的獎座, 還有一種驚奇的感覺,不過真的沒錯就是我們,
站在台前被大家一直照相的感覺還真爽,隔天各大報紙體育版都有刊出我們的名字照片,
事後還接受中國時報記者、淡江時報、淡江之聲的採訪,一切都很像夢一般,許多朋友都有看到,
大多數的人也是跟我們一樣,驚訝連連!!然後下一句就是問那獎金多少阿?『獎金喔,沒有』!
我們只有得到獎座一人一座,還有就是曾經在國際賽事中,得過第一名的榮譽。

一切都要話說從頭,十二月六號星期六的早上,開著車去接幸蓉學姊,然後兩個人驅車直往澳底,
去載早上剛剛放假出來的慶豐學長,來到福隆的時間還很早,於是我們就在龍門露營區和福隆這兩個地方亂逛,
沒想到就這樣給我們逛到了明天要比賽的路線,加上慶豐學長在這附近當兵,夾著地緣的優勢,
我們一路循著比賽的路線去探一探,還順便去龍門安檢所看看,不看還好,一看之下,發現重要訊息,
就是這次參賽隊伍加一加,大約只有三十隊左右,而外國隊伍大約只有三分之一,感覺上好像很有拼面的,
之前聽兩個學長說,外國隊伍大約都一半左右,而且還有很多台灣的高手參加,要拿名次幾乎是不要想的,
那時候我還打趣的說「這是有我這個福星在,那我們拿個台灣前十就好」,現在這樣看來,
我們似乎有機會拼個台灣第一,這樣會更爽!總之我們就花了一整個早上去逛了我們所發現的比賽路標,
途中也發現有不少人也跟我們一樣在探路,其中我們的車車還卡在濫泥巴地中,
所幸有當地好心的大哥去開車上來拉我們,不過我心裡想的是,這不會是我們明天的路線吧!
都是濫泥巴還要陡上還要下坡,好樣的!之後下山卻開到了金沙灣,我們推測這應該是單車的路線後,
便開車返回福隆了,本來想說我們應該已經猜到了大部分的路線,可是比完賽之後才知道不然;
回到福隆,阿信他們到了,東東、圓恩、水怪大家都來了,可是大會的流程好像有些混亂,
一直都搞不清楚啥時候報到、檢查裝備,後來有人告訴我們可以去練習垂降和獨木舟,
於是我們兩隊和龐大的親友團就往福隆的沙灘前進,在垂降區吹風淋雨等了一陣,都快冷死了還是輪不到,
後來乾脆直接去玩獨木舟,反正垂降對我們山社的人來說幾乎不是難事,而且我們六個人幾乎都垂降過數十次以上,
啥麼場面沒見過,反倒是獨木舟,慶豐說前兩年台灣的選手幾乎都是掛在這關,第一次玩獨木舟的我,
自己覺得還滿有天份的,因為之前有看過電視有教如何划獨木舟的槳,所以我跟慶豐兩個人划的還滿有默契的,
其他的學長姐也都下水玩獨木舟,管他有沒有比賽,機會難得下次在划也不知道啥時候了,玩的大家幾乎都是全濕。

時間愈來愈晚,參加比賽的人陸陸續續的踴近福隆遊客中心,突然看到去年的泰國冠軍隊,本來不在名單上的,
想必他們是被邀請而來的,裝備檢查完就到簡報室去準備聽大會的賽程簡介活動流程,我們應該算是早早就進去了,
陸續也有小鬍子攀登隊的工作人員進來佈置會場,他們是這次技術關卡的負責單位,
其中還有實踐的白龍跟登山友的小老闆,原來小老闆是幸蓉的高中同學,還有許多看起來滿熟面孔的人進場,
跟許多外國人,隨後先是由大會的主辦人先跟大家講幾句話,老外當然是講外國話,我當然是聽不懂,
就這樣一整晚我聽的懂的話大概就兩三句,所以我就是只有看投影片的份,好加在學長們的英文都不賴,很罩!
可以解釋給我聽,這時候我深深的體會到英文的重要性,只能說「小時不學好,老大圖傷悲」,
聽賽道設計人麥克的講解,我可是一邊聽一邊在發抖,一方面是剛剛玩獨木舟全身都濕了,
一方面是聽的比賽的過程會不會太刺激了些,海上突擊吊橋,龍洞垂降橫渡,最誇張的是跳海,
真的是聽的“皮皮挫”;晚上回到龍門露營區,天空還是下著小雨,東北角的風還是這樣的冷,
回到我們晚上的窩後丟了東西就直奔餐廳,當然親友團也是一起跟我們去吃了一頓免錢的,
還“順便”把旁邊那桌的菜也都吃光光,大概是我們太誇張,所以隔天的早餐就限制只能選手才可以吃,
晚上大家分工整理裝備、檢查單車等等,九點準時熄燈睡覺,不過向來緊張的我整晚是輾轉難眠,擔心這個擔心那個。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猛鐵 阿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